首页 > 2015版 > 廉政教育 > 廉政艺苑 正文

廉政艺苑

浅谈咏物诗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09-29 | 打印 | 字号:TT

  作为我国传统诗歌领域的一个重要类型,咏物诗素来为诗人所喜爱。无论是山川河流,还是梅兰竹菊,世间万象,皆能纳入诗心,吐于笔下。或托物言志,或借物抒情,在“体物肖形,传神写意”的同时,追求“不沾不脱,不即不离”的境界,咏之“物”往往是咏之“人”,正如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所言:“咏物隐然只是咏怀,盖个中有我也。”

  历朝历代咏物诗都数量众多,佳作频出,尤以唐为甚,名篇数不胜数。在咏物诗的烟海里,我们可以了解作者对各种物类的不同态度和认识,也可以从作者的感受中领略当时的社会形态,为作者的欣喜而欣喜,悲伤而悲伤。

  初唐宰相李峤专门写过一首咏物诗《风》,“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此诗的妙处在于处处写风,却不见一个风字,并以“三”“二”“千”“万”等数词对举排列来表现风的威力。此诗句句对仗,却不停滞呆板,让人觉得犹如动态的风扑面而来。

  南宋遗民郑思肖,咏菊不咏其香,而咏其节,他在《寒菊》中慨然明志,“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抱香”喻指自己坚贞的民族情操,一个“死”字,端的是壮烈激昂,掷地有声。故近代梁启超在评郑思肖《心史》时说:“此书一日在天壤,则先生之精神与中国永无尽也。”

  角度是由各自不同的身份所决定的,也与时代气象相关。唐宣宗李忱在还未当皇帝时,曾遁迹山林,与一位高僧合作了一首咏物诗《瀑布联句》:“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前两句是高僧所写,意思是艰难方能锤炼伟大,颇有慧眼识英雄的意味;后两句是李忱所写,他身为皇室,有着天下大志,借助瀑布化波涛的恣肆汪洋,表达了自己一往无前的信心,极具视觉冲击力。

  咏瀑布的名篇当数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此诗跳跃腾挪,纵横捭阖,典型地反映出李白“万里一泻,末势犹壮”的艺术风格。

  中唐诗人徐凝也写了一首《庐山瀑布》,诗云:“虚空落泉千仞直,雷奔入江不暂息。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这首诗气势非凡,声色俱佳,徐凝很是满意。据记载,有一次徐凝与张祜进行诗赛,由白居易出题,结果徐凝第一,张祜不服,认为自己还有很多佳句,徐凝道:“还能比过我的‘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吗?”

  徐凝没有想到,几百年之后,自己的咏瀑布诗也被别人藐视了。苏轼在游庐山时曾写一首绝句评论,“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原来,苏轼觉得徐诗虽动静不小,但转来转去都是瀑布,且无寄寓,给人以局促之感,不如李诗雄奇壮丽,胸襟广大。

  咏物诗,物中有情,情中有物,物性与人情必须高度统一,还要用一生去忠实践行,这其中的典范是明代于谦。于谦少年立志,十七岁写下《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作者通过对石灰制作过程拟人化的描写,指明了此生最为看重的品质,就是刚正清白的气节。

  待到于谦踏入仕途后,他又写下《咏煤炭》:“凿开混沌得乌金,藏蓄阳和意最深。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鼎彝元赖生成力,铁石犹存死后心。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此诗用质朴的话语,对煤炭燃烧换来的温暖与光明进行了极其妥帖的概括,他自己就像煤炭一样,为了保卫国家和黎民,随时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于谦的两首咏物诗,一白一黑,却浑然一体,共同培育了于谦不畏艰难、勇于牺牲的大无畏气概,最终成为于谦一生报国为民的生动写照。

  清代俞琰曾道:“诗学之要,莫先于咏物矣。”其实,作为现代人,诗词距我们并不遥远,只要我们眼中有生灵,心中有诗意,我们便会轻易地想起前人的各种吟咏,在平平仄仄的细微推敲中,将这颗千古诗心永远地承接延续下去。(蔡相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