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纪委监委网站
首页 > 2019版 > 廉政教育 > 以史为鉴 正文

以史为鉴

元载的白条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9-04-26 | 打印 | 字号:TT

  卖官鬻爵是古代官场的一种恶习,这种恶习何时产生已难说清,但到了唐代大贪官元载这里,竟玩出了一个卖官打白条的“绝活”,由此可一窥当时官场的政治生态。

  据《旧唐书》称,元载出身贫寒,但自幼聪颖好学,尤其潜心研究道术,因此颇受迷恋玄道之术的玄宗皇帝的赏识,入仕后一路升迁,历经玄、肃、代三朝数十载,权倾四海,聚敛的财富竟然达到“外方珍异,皆集其门,资货不可胜计”的地步,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元载被治罪抄家时,光是胡椒就抄出了八百石。元载家资如此雄厚,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为卖官所得。

  当年宣州府有个家财万贯的“丈人”,唐代的“丈人”比今天的“丈人”语义更加丰富,不仅指岳父,还指年纪较大的人。虽说此人上了年纪,却仍是十足的官迷。这一年他竟然变卖了全部家当,携重金上京拜在元载门下,以谋求一官半职。元载收下了贿银,却见来者年纪偏大,且谈吐粗俗、不学无术,实在不堪官场使用,便交与他一封便札了事,只说让他去幽州府听消息。

  这人一路车马劳顿,好不容易进入幽州地界,想到元载在信札里不知如何举荐自己,便好奇地拆开了信封,取出信笺一看,心顿时凉了半截,原来这只是一张白纸,底下仅有元载的一个署名而已。

  这人又羞又怒,欲回京找元载理论一番,又想幽州距长安已有千里之遥,再回去谈何容易?只能死马且当活马医,去当地衙门相机行事了。

  几番周折,幽州刺史接见了他,问既然是元载举荐的,有可兹证明的文书吗?这人连忙拿出那张只有署名的白条,谁知幽州刺史见了大吃一惊,连忙将他安顿在上好的驿馆居住,好酒好肉地款待,只是对给官一事三缄其口,临了只赠他一千匹绢作为了结。

  权倾四海的元载开出的白条,应该不会是第一张,不然幽州刺史何以心领神会,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一千匹绢价值不菲,肯定出自国库。大贪官元载就是用这种无字白条养肥了自己。创造了许多辉煌的唐朝,在“安史之乱”后国力下降,几乎只是苟延残喘,和吏治混乱、贪官横行不无关系。元载的白条,值得我们深思。(孙庆章 李小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