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纪委监委网站
首页 > 2019版 > 探讨交流 > 海外观察 正文

海外观察

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持续发酵引发全美震惊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9-04-08 | 打印 | 字号:TT

  美国司法部3月中旬起诉演艺明星、企业高级主管等数十名家长,指认他们向一名招生顾问行贿,帮助子女考试作弊、冒充体育特长生进入知名高等学府。

  联邦执法人员说,这是美国司法部迄今经手的最大一桩高校招生舞弊案,行贿总额高达2500万美元,目前已起诉50人。预计随着案件调查深入,会有更多涉案家长、高校行政人员和“中间人”被揪出来。

  参与舞弊的家长不乏美国演艺界名流和商界精英,被一名联邦检察官形容为“权贵阶层”。这些家长不惜重金帮子女造假,让他们能被名校录取,这种无视规则的做法引发美国家长和学生的普遍愤慨。

  初步调查显示,一名“权贵家长”为了确保子女进入名校,居然行贿650万美元;另一名家长则行贿120万美元,让女儿顺利进入耶鲁大学。至于支付10万美元、7万美元等级别的家长,更是比比皆是。

  一名检察官的话,或许道出美国民众心声:“每年数以万计勤奋、有天分的学生力争进入精英学校,不能对有钱人另设一套大学招生系统。”

  巨资舞弊 名人家长罪行曝光

  美国3月中旬曝出名校招生舞弊丑闻,波及6个州的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乔治敦大学等多所知名高等学府,所涉贿金达到2500万美元,堪称美国有史以来最大一桩高校招生舞弊案。

  美国司法部3月12日就此案起诉50人,包括演艺明星、企业高级主管等家长,以及大学招生顾问和体育教练。

  这些家长多为演艺界和商界名流,据信少则行贿一两万美元、多则行贿650万美元,买通人员帮子女在大学入学考试中作弊、冒充体育特长生,从而使子女顺利被知名高校录取。

  在这桩舞弊丑闻中,被指控的家长不乏金融家、企业大亨、好莱坞明星、服装设计师和国际律所合伙人,包括美剧《绝望主妇》主角之一的好莱坞女演员费莉西蒂·赫夫曼、曾获艾美奖提名的女演员洛丽·洛克林及其知名时装设计师丈夫莫辛莫·贾恩鲁里、因电动汽车兴起而业绩骄人的“优势锂”公司总裁戴维·希度等。

  按照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的说法,这些家长皆为“权贵阶层”,其有钱任性、践踏规则的做派令人作呕。

  被捕的50名嫌疑人分别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纽约等地出庭。一些记者注意到,不少名人家长出庭时表情尴尬,有的试图遮挡面部,以避免被媒体拍摄到正脸。

  好莱坞明星夫妇贾恩鲁里和洛克林被控行贿50万美元,使得从未参加赛艇运动的两个女儿变身为体育特长生,以舵手身份加入南加州大学赛艇队。这对家长随后各自缴纳100万美元保释金,获得释放。

  赫夫曼涉嫌行贿1.5万美元,帮女儿在学术水平测验(SAT)中作弊。根据电话录音和证人供述,一名监考员专程从美国东海岸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前往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西好莱坞一处考试中心,充当赫夫曼女儿所在考场的监考员,为她作弊“保驾护航”。赫夫曼的女儿在那次考试中得到1420分,比一年前没有那名监考员在场时高400分。赫夫曼缴纳25万美元保释金后获释,预计3月底再次出庭。

  法律专家介绍,如果这些家长以及其他参与舞弊人员的罪名成立,他们可能面临最长20年监禁。

  据莱林披露,调查仍在继续,执法人员认为还有更多家长参与行贿。

  多人认罪 舞弊手段五花八门

  这桩大规模舞弊案的关键人物是招生顾问辛格,他现年58岁。此人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创办了一家名为“前沿高校和职业网络”的教育咨询机构,以这个平台为幌子替家长疏通关系、作弊造假,从而把他们的子女送入名牌高校。

  检察机关说,辛格2011年至2019年2月向家长收取的巨额款项高达2500万美元,以便帮他们向名牌高校的行政人员和体育教练“打点关系”,其舞弊手段五花八门,至少有4种手段可达目的。

  其一,辛格替不少家长向大学体育教练行贿,把这些家长的子女伪装成体育特长生,从而优先获得高校录取。

  大学体育教练不能决定录取哪些学生,但可以向招生办公室推荐运动队看上的体育特长生,本案涉及的体育项目包括足球、帆船、网球、水球、排球等。

  在辛格操纵下,一些从不运动的孩子“摆拍”出打球、划船等项目的现场照片。某些情况下,辛格干脆用Photoshop等图像处理软件对其他运动员的比赛照片加以“修改”,把孩子头像嫁接到运动员身上,从而瞒天过海,伪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体育资历。

  联邦检察官莱林说,一些冒牌体育生被大学录取后,便以受伤为由退出运动队,另一些人“完全不参加活动”。

  其二,辛格雇用替考枪手,例如一名叫马克·里德尔的男子,秘密代替学生参加学术水平测验(SAT)或美国大学入学考试(ACT)。枪手得以混入考场成功实施替考,缘于辛格向监考员行贿。

  起诉书说,每安排一场这样的考试,辛格便获利1.5万美元至7.5万美元。

  其三,辛格买通监考员,让他们在考场内“帮学生修正答案”。一名跨国律师事务所高管戈登·卡普兰供认,他为此付给辛格7.5万美元,后来他女儿参加ACT考试,交卷后再由监考员偷偷改掉某些错误答案。

  其四,辛格给这些家长提供一些“有用建议”,例如让他们申报自己的子女有学习障碍或其他残疾,从而使子女获准在考试中获得更多答卷时间。

  以卡普兰为例,他不但让辛格买通监考员作弊,而且也接受了辛格提出的残疾申报建议。卡普兰曾咨询某名中间人:“这招管用吗?”那人回答:“百试百灵。”话音刚落,双方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

  另外一项备受关注的罪行是,辛格设立一个慈善机构“关键全球基金会”,这样每当有家长向他行贿,名义上就变成向慈善机构捐款。这些家长随后在提交个人报税表时,拿着所谓捐款凭据,把“贿赂”支出当作慈善捐款,用以免税。

  美国税务局正联手美国联邦调查局,对这种欺诈和逃税的行为展开调查。

  辛格出庭时承认被控的种种罪行,当天还有至少两名同伙认罪。辛格的律师唐纳德·赫勒说,辛格愿意配合调查。

  全美震惊 集体诉讼接踵而至

  这桩丑闻曝光后,美国广大家长和学生感到既震惊又愤怒。

  涉案高校包括耶鲁大学、德克萨斯大学、斯坦福大学、乔治敦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维克福里斯特大学等。

  “每年数以万计勤奋、有天分的学生力争进入精英学校,”莱林说,“不能对有钱人另设一套大学招生系统……同样,不能有另一套刑事犯罪审理系统。”

  在美国各地,一些学生和家长已经对涉案高校提起集体诉讼,要求高校赔偿精神损失费以及返还大学入学考试报名费。

  在其中一桩集体诉讼中,斯坦福大学在校生埃丽卡·奥尔森和卡莉·伍兹状告辛格和8所高校,包括母校斯坦福大学。两人曾申请耶鲁大学和南加州大学,未被录取;后来成功进入斯坦福大学。

  奥尔森和伍兹认为,耶鲁大学和南加州大学卷入舞弊,使得原本符合入学资格的学生被名人子女“挤占掉”名额;斯坦福大学参与舞弊,导致学校名誉扫地,这使得两人今后拿到的斯坦福大学毕业证书“含金量”降低,对他们不啻重大打击。

  长期以来,斯坦福大学的文凭被视为含金量极高,因为这是美国最难考取的名校之一。以2018年为例,在美国申请该校的全部学生中,最终只有4.3%的学生被斯坦福大学录取。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另一桩集体诉讼案中,学生乔舒亚·托伊和母亲状告“中间人”辛格、好莱坞女星赫夫曼、洛克林以及多所高校,指控他们欺诈舞弊,剥夺了众多学子公平入学的资格。

  观察人士预测,随着高校招生舞弊案调查继续,会有更多受害者对涉案学校以及作案人员提起集体诉讼。

  连日来,不少名校加紧采取行动,以受害方自居,试图撇清关系。斯坦福大学解雇帆船教练;南加州大学“炒掉”水球教练和一名体育事务行政人员;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对一名足球教练作停职处分。

  美国独立教育顾问协会首席执行官马克·斯科拉罗认为,这桩丑闻“显然说明一个事实,即大学招生过程问题重重”。(特约记者 慕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