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5版 > 探讨交流 > 廉政时评 正文

廉政时评

决不能让权力染上铜臭味

稿件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 2018-03-06 | 打印 | 字号:TT

  “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希望大家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高尚的人,以殷为鉴,严守法纪。习近平同志引用黄埔军校名联对党员、干部的教诲,也给全党同志划出一道红线:做官莫求发财、发财别来做官,决不能脚踩两只船,决不能让权力染上铜臭味。

  权力染上铜臭味,古今中外皆有。清朝中后期,官场文化日益腐朽,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结果,清王朝很快陷入风雨飘摇之中。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自己的宗旨,无数党员、干部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赢得人民群众的爱戴和拥护。但也有极少数党员、干部视做官和发财为孪生兄弟,甚至宣称“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在他们眼里,做官乃谋取非分之财的终南捷径。这不禁让人想起《秋灯丛话》里的一则故事:齐女待嫁,东邻富而丑,西邻俊而穷,两人均来求婚。齐女说:“我想食在东邻,宿在西邻。”一些落马官员犹如齐女,既想嫁西邻貌,又想贪东邻财,做官的风光与发财的实惠一个都不想丢。他们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大搞贪污受贿、大发不义之财,最终难逃党纪国法的严惩。

  古人说,“高飞之鸟,死于美食;深泉之鱼,死于芳饵。”为官发财本应两道,公务员薪酬必然低于企业家。一个人可以选择从政,也可以选择经商,但决不能选择通过做官来发财。既想做官又想发财,必定公权私用、贪污腐化,其结局往往是官财两空。还应看到,权力寻租纵能短时间聚敛大量财富,看似风光,实际上却陷入了行贿者精心设置的陷阱。赖昌星修建穷奢极欲的“红楼”,一些党员、干部被拉下水。万庆良被查前几天,还去会所大吃大喝。“你以为自己有多优美的背影,其实别人看重的只是你的背景”。那些美酒佳肴、金钱美色,无非是行贿者的诱饵,一旦着了他们的道,就会处处受制于人。这样的人生与傀儡何异?可谓因小失大、愚蠢至极。

  做官不求财是天道,也是古代圣贤的共识。受禄之家,食禄而已,不与民争业。用现代话说就是,为官拿工资就不应与民争利,不能再搞什么副业创收。这就涉及义利观问题。儒家的义利之辨主要是说,无论有什么利益,都要想一想是否合乎道义。见利思义、义然后取,在价值排序上义优先于利,这是君子。否则,见利忘义就是小人。这是古人义利之辨的价值起点,对于我们今天修炼共产党人的“心学”仍有启示意义。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宗旨,共产党人就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革命烈士方志敏“官”很大,却身无分文、一生清贫,让国民党军队的高官感到无法理解。朱德同志在家书中说:“那些望升官发财之人,决不宜来我处;如欲爱国牺牲一切,能吃劳苦之人,无妨多来。”远在四川老家的母亲80多岁,生活非常困苦,他不得不向老同学写信求援:“我数十年无一钱,即将来亦如是。我以好友关系,向你募两百元中币。”人民军队的总司令清贫如此、清廉如此,让人肃然起敬。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一生简朴,从不公权私用。他的女儿中学毕业后,跟其他人一样被安排到食品厂腌咸菜。这些优秀党员、干部用自己的言行证明,斤斤计较于物质利益、苦心孤诣于一己之私,与我们党的宗旨和追求格格不入。党员、干部只有从思想上解决好入党为什么、当官做什么、身后留什么的问题,才能履行好党员的权利和义务,在党爱党、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

  事实一再表明,党员、干部“总开关”出了问题是最大的问题,一定过不了权力关、金钱关、美色关,必定不能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坦坦荡荡为官。党员、干部要向老一辈革命家学习、向英雄模范学习,自觉做到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公权为民,一丝一毫都不能私用,不义之财不取、不法之物不拿、不净之地不去,真正做一个人民群众交口称赞的优秀共产党员。(王金海)

>>><<<